<strike id="og05q"><dfn id="og05q"></dfn></strike>

<strike id="og05q"><dfn id="og05q"></dfn></strike>

茅臺鎮“六一居士”醬香:五代釀造、守藝世家


發布時間:

2021-01-20

作者:

來源:


茅臺鎮集靈泉于一身,匯秀水而東下,土著濮人早居于此,并以酒落業而善釀聞名。從漢武帝飲蒟醬“甘美之”的贊譽,到1915年茅臺酒走出國門巴拿馬博覽會奪金,綿延兩千多年的釀造技藝與一代代茅臺人的創新性傳承,鑄就了茅臺鎮源遠流長而厚重的酒文化,它帶著古老東方文明的深邃,容涵了數千年的源流,采擷了天地萬物的精華,凝結了真情靈性的光芒,蘊藏著奔涌不息的力量。在釀造技藝的不斷傳承與創新中,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醒了這片河谷,今天的茅臺鎮在茅臺集團的引領下,早已酒企林立、流派紛呈,造就了如“六一居士醬香”(漢王酒業)、“曹派醬香” (古鎮酒業)、“皇祖醬香” (遠明酒業)、“圣武醬香” (夜郎古酒業)、 “天祿醬香” (黔酒股份)、“人皇醬香” (君豐酒業)等頗具特色的行業領軍企業,與茅臺酒一起構建成“百卉吐芳華”的釀酒產業集群,成為中國白酒釀造史上最為華麗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瑰寶。

 仁懷醬酒達人歐杰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茅臺,這片集酒文化、鹽運文化、紅色文化于一身、有著千年商業文明的古鎮,在新時代下迸發出耀眼的生機和活力,民營酒企全面參與市場競爭,成就了一批諸如歐杰、曹本強、張方利、任遠明、余方強、佘小兵、王洪利、宋顯凱、汪洪彬、梁明鋒等獨領行業風騷的白酒民營企業家。他們,正邁著鏗鏘的步伐,帶著各自企業在中國廣闊的白酒市場攻城掠地,不斷締造出新的商業傳奇。

歸宗立派——“六一居士醬香”尋根溯源

漢王酒業公司董事長歐杰(號名:歐迎九),考其家譜,祖上源于北宋歐陽修一脈。 

 漢王酒業

  歐陽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 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吉安市永豐縣)人,母鄭氏,守節自誓,親誨之學,家貧,至以荻畫地學書。北宋政治家、文學家,且在政治上負有盛名。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官至翰林學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累贈太師、楚國公。與韓愈、柳宗元、蘇軾、蘇洵、蘇轍、曾鞏、王安石合稱“唐宋八大家”,并與韓愈、柳宗元、蘇軾被后人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歐陽修一生好酒,陶然其中,自得其樂。其詩文中關于酒的描寫比比皆是。被貶謫為安徽滁州太守時,四十歲正值壯年卻自號“醉翁”,寫下了千古名篇《醉翁亭記》,其經典名句“醉翁之意不在酒”流傳至今;《漁家傲》中采蓮姑娘用荷葉當杯,劃船飲酒,寫盡了酒給人們生活帶來的美好。歐陽修任揚州太守時,每年夏天,都攜客到平山堂中,派人采來荷花,插到盆中,叫歌妓取荷花相傳,傳到誰,誰就摘掉一片花瓣,摘到最后一片時,就飲酒一杯。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者,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充分表達了歐陽修“與民同樂”的治政理念。

  漢王酒業廠大門

  后來,歐陽修又做了潁州(今安徽阜陽)太守。在潁州,他照樣寄情詩酒,自認為過得比在洛陽絲毫不差。后來要告別潁州時,他怕送別的吏民傷心過度,寫詩安慰他們說:“我亦只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離聲”。仍是不改詩人酒徒的樂天本性。

  1070年,63歲的歐陽修“座上客常滿,杯中酒不空”,在《六一居士傳》中寫到:“吾家藏書一萬卷,集錄三代以來金石遺文一千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間,是豈不為六一乎?”,表達了離開朝廷中激烈的政治斗爭后放松的心情。

  歐杰血液里流淌著祖先歐陽修好酒的基因,并將酒的文章發揚光大。歐陽修在中國歷史的天空閃耀的光芒,成為歐氏子孫自強不息奮發向上的精神源泉。為紀念先祖、激勵后人,將在老廠區釀泉井邊打造歐陽景觀,塑歐陽修之像祭祖歸宗,引祖先歐陽修晚號,立“六一居士醬香”技藝門派,并收弟子授傳后生(非遺傳承)。釀泉為酒,泉香而酒洌 。

  “六一居士醬香”有明文記載的歷史可追溯到100多年以前。清光緒三十四年,公元1900年前后,歐杰的曾祖父重慶璧山縣廣普鄉歐正益在重慶和貴州仁懷茅臺一帶經營小生意,買馬十余匹、馱鹽挑酒、兼營小百貨、皮紙生意。1906年,歐正益因年事高而不再經營馬幫,用多年的積蓄在貴州仁懷鐵板場(今魯班街道)置地釀酒,這就是“六一居士醬香”的早期雛形,時人稱為“歐家酒”;1919年,歐正益和“六一居士醬香”第二代傳人歐啟明(又名歐一東,歐杰五爺爺)、歐啟光(歐杰的爺爺),時置地800余畝擴其規模,“歐家酒”行銷川貴,聲名遠播,盛極一時。

  歐杰(右)接受本文作者之一胡永強的采訪

  因為良好的家庭環境,歐一冬有幸接受高等教育,成為那個時代的少數派精英——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思想先進,自然成為鼎革之后的時代寵兒;同時,與生俱來的敏銳商業嗅覺,讓他將觸角延伸到了藥材領域,并成為黔北一帶最大的藥材“天冬、天麻”貿易商,其酒和藥材順長江而下遠銷重慶、武漢等地,鄉鄰商賈們親切地稱歐一冬為“歐天冬”,歐家因酒而成為了魯班場郡望。歐杰曾祖及五爺爺等歐家人謝世之后葬于陶家灣,現此地名人稱“歐家墳”。

  克紹箕裘——“醉翁”之意就在酒

  1969年,“六一居士醬香”而今的掌門人歐杰,在先輩世代釀酒的醉人氣氛中呱呱墜地,第一口呼吸的空氣就帶著濃濃的酒香。歐杰伴隨著家族興衰茁壯成長,他貌似如來佛,性承歐陽修,功道勤懇,仁德為本,以信立世,釀技揚威, “必欲仆效綿薄,非青風來不可”。因種種原因而家道中落的歐家,把重振家族榮耀的希望寄托在了歐杰身上,“雖然沒有人告訴過我,但是我感覺得到”。歐杰在回憶中這樣說。

  改革開放以來,歐家的家族生意,得到了重新復蘇的機會,經歷了一系列的歷史變革,1982年前后,第三代傳人歐光政以1.7萬元將曾作為油坊的“歐家酒”舊址重新購回,重新開始了家族的老生意。懷康酒廠成為茅臺地區恢復生產釀酒以后最早的9家酒廠之一。

  那時候,歐杰15歲,俗話說“誰的青春不迷茫,誰的青春不叛逆”。當時的歐杰認為“接掌家族生意”是沒出息的表現,于是在“打工,做生意,閑著”的搖擺中,十年時光彈指而過。那個時代的很多人,一輩子也就是如此,簡單、悠閑并緩慢地走完一生。1990年初,中國的改革開放迎來了第二個春天,市場經濟、商業化等思維逐漸成為社會上的流行時髦詞匯,而作為“生于名門、長于望族”的歐杰,肩負著更艱巨的使命,經過十年的磨礪與成長,1990年,22歲風華正茂的歐杰,正式接過了家族的基業。挑起了漢王酒業的大梁?!澳菚r候的漢王酒業,仍存有8萬多斤老酒(至今尚存部分做調味酒)、9畝多地、200多個壇子,也算一筆了不起的優良資產了”,歐杰如是說。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人們面前應有盡有,人們面前一無所有,人們正踏上天堂之路,人們正走向地域之門”,對歐杰個人而言,這一次“破繭飛升”式的蝶變是命運的垂青,一個商業精英沒有被閃瞬即過的歷史煙塵湮沒,歐杰的人生無疑是喜劇——時代造就的喜劇。

  今天,當年的歐家“小作坊”已發展為占地面積300余畝,生產廠區3個,員工500余人,窖坑500余個,年產量達3500多噸,基酒儲存上萬噸規模,主要產品漢王龍璽酒、醬門之子酒等產品遠銷北京、上海、湖北、河南、廣東等省份,年納稅額名列仁懷市民營企業前茅,成為國內若干釀酒大企業的供應商和釀造技術顧問。面對鮮花和掌聲,歐杰始終謙遜地認為:“我不是天生的商業精英,是時代成就了漢王”。

  如果我們以時間為軸,來檢索“六一居士醬香”的商業簡史,再放置到歷史大背景中去考察,會有一個欣喜的發現,歐杰的人生軌跡跟整個改革開放的歷史相吻合,他的成功,正是大時代的具體注腳。如今,歐家第五代歐文從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學成歸來,將帶領“歐家酒—六一居士醬香”譜寫新的篇章。

  以道御術——傳統工藝的堅守與創新

  千百年來,茅臺人遵循中國傳統文化“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學思維,一按照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包容并蓄、博采眾長,繼承創新,創造出世界上最獨特的大曲醬香型釀酒工藝,成為人類將微生物應用于釀造領域的典范。故能發軔西南邊陲小鎮而名播四海,堅守傳統繼承創新而獨步酒林。

  自歐陽修始,沿襲千年的歐氏酒文化,完成了從善飲到釀造傳承的轉變。自清末以來,已歷經五代,耗時百年,第一代歐正益、第二代歐啟明、歐啟光、第三代歐光政,第四代歐杰、第五代歐文、歐鵬、歐玉棟。百余年的“歐家酒”,已成為茅臺地域別具一格,獨樹一幟的醬香門派品牌“六一居士醬香”。

 2016比利時布魯塞爾國際烈性酒大獎賽上,“漢王(龍璽)酒”和“漢王醬門之子酒”榮膺金獎

  “六一居士醬香”酒的生產植根于茅臺鎮千百年的釀酒傳統,以赤水河流域原生品種“紅纓子”高梁、小麥、水為原料,順應天時,根據赤水河水自然變化規律來釀酒:精選本地優質高粱、小麥,重陽下沙,端午踩曲,高溫制曲,堅持一年一個生產周期,兩次投料,九蒸九晾,八次發酵,七次取酒,長期儲存,精心勾兌,如此復雜的工藝,不是一個人一個家族的創造,而是歐式先祖涉足酒業,對歷代茅臺人集體智慧的總結、提煉和傳承創新,創造出有別于大眾工藝的核心技藝,如投糧的比例、發酵的溫度、在不同季節皆有調整變動,恒溫貯藏五年以上,勾調更是“六一居士醬香”技藝的重大核心部分,用不同批次取得的基酒,取貯藏老酒,加之采國內東南西北不同地域醬香特味融合勾兌(配方絕技),直至得到完美的口感,由于涉及企業核心技術,這里不再贅述。

  漢王酒庫

  目前,相關部門正在組織對“六一居士醬香”釀制技藝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申報工作,以期對這一技藝不斷傳承提供保護。

  家國情懷——漢王榮光與擔當

漢王酒業產品憑借獨特的釀造工藝和過硬的品質保障,為企業和個人贏得了榮譽。2016年12月“漢王”商標(注冊號8280863)被貴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貴州省著名商標稱號;2016年貴州省工商局授予“守合同重信用單位”稱號;2017年度中國食品工業協會授予“中國白酒國家評會感觀質量獎”;2016年8月24日至26日,在墨西哥龍舌蘭的故鄉,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達拉哈爾舉行的被譽為烈酒界最具權威的“烈酒奧斯卡”--2016比利時布魯塞爾國際烈性酒大獎賽上,公司“漢王(龍璽)酒”和“漢王醬門之子酒”客場作戰,在78個評委和1145個(其中316個產品來自中國)酒類產品中脫穎而出,榮膺金獎,這是貴州在此次大獎賽上的唯一獎項,成為貴州醬酒在南美大地保持尊嚴的代表。異域揚威,彌足珍貴。

  2017年6月在中國西寧的評酒大賽中幾百個專家評委盲評中,漢王酒業產品在400多個混編產品中脫穎而出,嶄獲二等獎。

  漢王酒業公司董事長歐杰憑借精湛的釀酒技藝,經嚴格考核被選為中國白酒工業協會中國酒道研究所專家委員會委員;獲得貴州省著名品酒大師、仁懷市優秀企業家、全國多家知名酒企技術顧問等殊榮。

  漢王酒業生產車間

  長期以來,漢王酒業始終秉持“企業有格局、成功有擔當”的企業價值觀,主動擔當起扶貧攻堅的時代使命,積極履行社會責任,10年來,漢王酒業公益累積出資數百萬元,用于捐資助學、扶貧濟困、義賑救災、鄉村文化建設等公益慈善活動,為推動地方經濟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彰顯了企業家即創業又對社會有擔當的時代精神。

  百年堅守,五世不渝,縱觀“六一居士醬香”的發展史,它典藏著光陰的故事,貫穿歐杰家族百年興衰,從小作坊到規模企業,可謂“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傲痪邮酷u香”的興衰,不僅僅只是一個醬香門派的生滅,一個釀造企業的榮辱,一個郡望家族的沉浮,它更是成為我國民營企業在市場博弈的一個縮影?!傲痪邮酷u香”擁有的復雜釀制技藝,是源遠流長而厚重的中華酒文化重要構成,是白酒釀造業不可多得的珍貴非物質文化遺產。(作者:弘儒通訊社胡永強 許弘軻 楊圣陶)


相關文件


相關新聞

一本—道久久a久久精品蜜桃_一级内射_99re国产_无码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免费

<strike id="og05q"><dfn id="og05q"></dfn></strike>

<strike id="og05q"><dfn id="og05q"></dfn></strike>